当前位置: 我的投资网 > 厦门投资资讯 > 正文

宋代泉州人的航海故事:以古物福船等为依据的一次虚幻构想

2018-11-17 03:55 17

写在前面:1973年在泉州发现的宋代古船对于史学界、考古界、科技界来说都是无价财富,它代表了中国古代领先世界的造船与航海技艺。这艘船及随船出土物现在仍展陈于泉州开元寺内的古船陈列馆。

这篇文章主要依据前人研究成果写作而成,是根据学术论证做的故事演义,主要目的是让大家对泉州宋代古船有所了解,并不代表实际情况。有错误的地方还望读者指正。

┃ NO.1 ┃

南宋时代,泉州的对外贸易已经很繁盛,甚至在北宋时已有人这样歌唱泉州,“州南有海浩无边,每岁造舟通异域”。可见,这座城市对航海谋生的热衷。

在南宋的某一年,造船师傅们正在为一艘船的龙骨衔接处敲凿“保寿孔”。这块龙骨为方形,就好比人的脊梁,能增强船的纵向强度,它由首柱、主龙骨、尾龙骨三部分组成。

师傅们采用的“七星伴月”式的保寿孔便位于三部分的链接处。七百多年后的泉州人依然有传承保寿孔的造船方式。

孔打好之后,这些师傅们将早已准备好的几枚唐朝、北宋和两枚南宋的“咸淳元宝”(他们大概就生活在这个年代),以及一枚铜镜放到孔槽里,然后钱与铜镜便拼接到了龙骨之中。

这个过程被称为“放龙骨”,同时还有祭祀仪式。之后,这便成为一艘被祝福过的船,希望它在下海之后平安航行。这几枚钱币被夹在龙骨里,关进了黑暗之中,开启了它的“福”船生涯。

福建泉州是一个有山有海的美丽地方,具有高含量的负氧离子与水木精气,她的山林中有松树、樟树、杉树。宋人跋涉山林、挥洒汗水,采纳松樟杉木制造船舶的龙骨、船底部和隔舱板、肋骨、船头尾的桅杆和绞关,以及船舷两侧、隔舱板、甲板等。

工匠用自己的精湛技艺锯刨、敲打、拼装,一艘崭新的尖头尖底高甲板的福船诞生了。船侧是弧形的,对拼接工艺的要求很高,既要用到榫卯结构,也离不开各种形状铁钉的加固。

不仅此,船缝的填合虽是小事,却也万分重要。师傅们将麻丝、竹茹与桐油灰捣成捻料,填补这些缝隙。有人说工匠精神,便是对细节的精益求精,宋代的泉州造船匠人确实如此。

终于,船主接收了自己的新船,他产生了不少美好的想象,当时的“南外宗正司”贵族也有很多人投身于跨海贸易。之后,这只船下海,成为很多人谋取营生的重要依靠。

┃ NO.2 ┃

南宋末期,航海、贸易对于船主来说已是家常事。一支由舟师、部领、舵工、碇工、水手等组成的商队,准备再次到中国南边的海洋开启一趟商业之旅。

那里汇聚了东西洋的各式商品,非洲、阿拉伯、中国的商品都是商人们购置交换的重要货物,总之这是一个泉州人在自然海洋与国际社会里探险谋生交流的故事。他们一般会在中国购置各地的瓷器、茶叶等物品,到南边海域诸国贩卖之后再采购香料等人有我无的物品。

一艘船的航行,需要不同的工种。依据职位高低、身份贵贱,大人物才有资格住在甲板上的屋内,绝大多数小人物都要睡到甲板下的货舱里。出行前,每个船员都对未来充满期待,这是一趟淘金之旅,小人物们都渴望借此助添家资。

但一些家人站在泉州的港口边与他们告别,有的妻子或母亲想象着南海礁石以及风浪的危险,忍受不了离别之苦,哭出泪来。虽然这时中国的航行技术已经非常成熟,但大海无情,亲人们还是会担心。

茫茫的大海空旷无际,许多人对它很陌生,舟师必须时刻保持警惕与判断力。他们用牵星板、量天尺测量北极星的高度,北极星离水平面高度越小,船离南海诸国也就越近。

停靠船舶时,要先放涂抹牛油的测深锤下水,如果能粘上来泥沙,便可以放碇下水,固定船舶。经验老道的舟师甚至可以通过闻淤泥味道判断方位,这是一门深奥的乡土识别学,需要丰富的航海经验与深刻的辨识力。总之,在整个船队的团结努力之下,泉州福船航行在前往东南亚的海路上。

┃ NO.3 ┃

在东南亚巡航期间,中国产的货物卖个精光,一笔笔钱装进了泉州人的口袋,这些钱里甚至有一部分是货贝。之后,他们又要在各个地方进口香料药材,与阿拉伯人或东南亚人讨价还价,有的因常年贸易而互相成为朋友,甚至姻亲。

这趟两头都有钱赚的生意,值得人们为它冒险求富贵。不过,随船干活的人员有很多都不领薪水。这就奇怪了,世上哪有白干活的人?

事实是这样的:船上有个姓杨的工人买了一些货品上船,这些货物将来卖出去之后,多赚的钱便是他的报酬。不过,他携带的量有限制,远远比不上舟师可携带的货品量。

船上的人依据职位高低,有权携带或多或少的货品,而这就是出航的薪资待遇。可见,宋时的贸易之利有多巨大,与今天的薪水制度也很不相同。

为了便于区分货物,姓杨的工人便将写有“杨工”的木牌签挂在自己的货物上。想象一下,这艘载重量达200吨的三桅远洋货船,在装满货物时何其壮观。于是,“曾干”“丘碇”“南家”“狗间”“哑哩”“安郡”等字样的木牌签挂满了货舱,给人一种远洋劳动之后的幸福美感。

这些货物中,绝大多数是香料,如绛真香、檀香、沉香、胡椒、乳香等。当时的宋朝子民也很急需这些物品呀,对于他们来说海上贸易还是一条“香料之路”。这些香料为宋朝的人民带来多少雅趣,又有多少“好味”男女沉浸其“道”不可自拔!

┃ NO.4 ┃

泉州宋船的技术非常先进。在东南亚的某个港口,杨工遇到另一批从泉州来的人,他们的船被礁石撞了个洞,幸亏人与船都安全抵达。他们用新的木板修复水密隔舱上的洞。要不是水密隔舱将船底舱分为一个个单独的小舱位,恐怕这些人早就沉到海底了。

杨工见到老乡十分亲切,他便帮助他们一起用木灰刮板在船舱上涂抹并刮平桐油灰,以堵塞缝隙,起到密闭防水的作用。

另外,船由木板构造,在使用的过程中会产生劳损,其中海洋生物就是一种危害。在福船航行时,各个海域独有的螺、贝类吸附到船底板上,它们跟随着船,甚至还在船板上产下后代,并回到了泉州。

这个时代的科学家们,根据螺、贝类的品种以及喜好的生存环境,大概可以判断出这艘好几百年前的船曾到过哪里,正因此我们才能更确切的了解古人如杨工等的航海事迹。真是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为”啊。

┃ NO.5 ┃

季风来了,杨工们可以启航回泉州了。季风是航海贸易的重要帮手,这趟往返东南亚的贸易,一般最短也要一年的时间,因为东南季风(回程)与东北季风(去程)一年也就只有两次。

载着一船的货物,那种事情将成的满足感可想而知。这些货物回去之后要被官家市舶司抽取不少的税,即便如此,却仍能赚取暴利。

清新的海风鼓吹着经济实惠、能折叠又可迎八面风的竹篾帆,他们踏上了回家的路。这趟行程是漫长的,如果无事可做也挺无聊的。

一些人自制了象棋,上面的字是红色与黑色,象征着两个派别,在涨海声中,一群人躲在船舱内用一个棋盘互相杀伐、指点天下。

另外一个打发时光的方式是喝酒,船上载了一些口小身长的瓶子,里面装满美酒,也许船员们会配着牛羊猪狗肉或其他简易下酒食品边吃边喝边聊天。

还有一种更高级的消遣方式,那就是读书。他是一个住在船舱上部,有舒适床铺的高层人员,或是一名生活稍落魄的躲在舱底的士人,总之书上有“且了浮生一载”的句子。在凶险的海上摇荡时,读着这样的句子会有何感想?

比较好玩的是,与杨工同行的人中好像还有穆斯林,他叫哑哩。不知当时在货牌上写下“哑哩”两字的人,脑袋里有没有想象过这样翻译的阿拉伯名字会不会有点谐谑的味道,相似的汉字不只这两个啊。

哑哩携带着一种瓷器叫军持,里面装上水,用来礼拜净手,这是他们的信仰。即便是海上,人们的凡常生活依旧在进行着,我们与古人又有何区别呢?

┃ NO.6 ┃

船在海上航行了许多时日。终于有一天,大家看到了姑嫂塔,一船人异常兴奋,心底自下而上涌出一股暖流,那是一种踏实的感觉。泉州到了,家乡到了,船抵达后渚港。

此时正值六七月份,许多水果都熟了。已不清楚当时具体的时间与状况,总之船上有人拿了一些本地产的桃、李、杨梅、银杏、橄榄、荔枝等各种水果,吃剩的核就吐到船上。这些果核最后珍藏在了今天的“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”中。

那时已是宋末元初,泉州是有些变动的,蒲寿庚势力、南宋朝廷、元朝廷之间正在此地交锋。我们已经不太确定杨工、哑哩们的境遇,以及他们吃水果时的心情,那应该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。

如果哑哩在这次变动中平安顺利,那么元朝的他会享受到更高的社会“待遇”,那时他作为色目人,是社会的二等人,要远高于汉人和南人。人的命运有时是被社会随意波动的,因此身处和平的人们更应学会感恩。

最后,这艘船沉没在后渚港,船员们的发财梦没有完全实现。宋船的沉没是因为战争吗,还是也有台风的影响?根据现有的资料,我们已经很难推测具体的原因。

无论如何,泉州并没有经历太大的战乱,元代朝廷依然很重视海外贸易的发展,泉州人航海的故事依然在继续着。不过,这次沉没却给后人留下了古人航海的许多证据,也算是一件幸事吧。

┃ NO.7 ┃

1973年夏天,一个偶然的机会,厦门大学庄为玑教授带领的考古调查队,在后渚港发现了这艘古船,里面仍然静置着待售的2000多公斤香料。

海船出土后残体被拆解成小件,运输到开元寺再重新拼装,之后才搭造起外围建筑。这就是赋予宋代古船新使命的“泉州湾古船陈列馆”。1974年8月,时隔将近700年,泉州古船再次与世人见面。

2014年,古船馆再次改陈开放。许多人以另一种观赏的方式继续欣赏着两头高翘的船姿、“七星伴月”式的保寿孔、陶瓷器、象棋、香料等随船出土物。当初的使用者已经没有踪迹,他们的后人以学习、欣赏的方式继续使用着这艘船。

欢迎 发表评论:

Copyright © 2018 我的投资网